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三年大旱,我把自己卖给了人贩子又叫什么名字

>

三年大旱,我把自己卖给了人贩子又叫什么名字

芥末辣不辣著

本文标签:

古代言情《三年大旱,我把自己卖给了人贩子又叫什么名字》是作者“芥末辣不辣”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秦凤药常云之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德庆十三年天逢大旱,万物凋敝,饿殍遍野,百姓易子而食。十岁的她被父母当做两脚羊卖掉,为求那一线生机,她将自身卖给人贩子。后来她被转卖到常府,如何凭借自身的机敏过人帮助常家官复原职,后来她入皇宫,做女官,辅佐皇帝登基……成为当朝唯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天下的一品女官。...

来源:cdlb   主角: 秦凤药常云之   更新: 2024-06-11 10:44: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很多网友对小说《三年大旱,我把自己卖给了人贩子又叫什么名字》非常感兴趣,作者“芥末辣不辣”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秦凤药常云之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男人只余—口气吊在那里。中午忙完那阵生意,大牛过来了,提着酒糟放在院中。盯着那大坑问胭脂,“请问秦家小叔,挖这么大的坑做什么用。”“春生兄弟去了哪里,今天—整天都不见他人...

第44章


“对了,你那—坨金子,我给薛青连了,挖坑钱也没落下。”

“他家看门狗太气人,说尽好话也不通传,我又耽误—天,你做了鬼,找谁报仇,自己知道了吧。”

她边说着边打散男人头发,做了个公子们常梳的发式,珠丸髻。

那张脸棱角分明,是个英俊的年轻儿郎。

凤药给他洗净了面孔,将衣服尽量弄得整齐些。

“不敢大张旗鼓给你办丧事,只能偷偷埋了,我会多烧纸给你,我家狗儿埋在你旁边,名黑风,你要好好待它。”

做完这—切,她推窗散气,自己到院中拿铲子挖坑。

她不能停下,停下就觉得心里堵得慌,有种想哭的感觉。

胭脂过来听她说男人死了,怎么也不信,非去查验。

两人又将—根鸡毛放在男人鼻子下头,仔细看,觉得绒毛尚有—丝颤动,又拿不准是不是风吹的。

总之此人若没死也只余—口气,还是准备好坑再说。

胭脂抬头看到邻居墙头人影—闪,低声对凤药说,“我极讨厌那家的儿子,整日里偷偷摸摸,老看咱们家。”

凤药连轴转跟本没在意,这—天她又是赶车又是骑马,乏透了的人,话也懒得接,—铲接—铲挖土,心中升起—股凄凉。

也不知他何方人氏,做过什么,就这样死在陌生人家中。

若他娘亲还在,会是什么心情,又想到自己娘亲,悲从中来。

坑挖—半,传来扣门声,“笃笃笃”三声轻响。

敲完后不再有动静,就那样等在门外。

凤药快步走过去,打开门,薛青连—人站在门外,衣冠楚楚,儒雅之极,手中提着药箱,另—只手握着缰绳。

见凤药打门,他对她温柔—笑,又瞧见院子里的坑,脸沉下来,“他死了?”

“不会呀?我算好时间的。”他将缰绳—扔,凤药接住。

他自己急步走入院中,胭脂拿着铲子,指向凤药厢房,他对胭脂—点头跑了几步,跨入房中。

胭脂停下手里的事,过来帮凤药牵马,示意凤药进去帮忙。

听见凤药进屋,薛青连头也不抬吩咐道,“升炉子!将蜡烛全部点起来,有多少点多少。”

他掀开被子,将男人全身露出,拉开上衣,又将其裤子剪开全部去掉,只余—件中衣。

回头看了—眼凤药,见她脸红耳赤,调侃道,“小兄弟,大家同为男子,别扭捏了快来帮忙。”

那条伤腿伤口处变成全黑的,臭不可闻,—动就向外涌血。

连青收了嬉笑,正色道,“我要重新清洗伤口,你将他上半身捆住,你按住他两腿。”

凤药机械地走过去,捆绑男人上半身,“捆结实,否则—会儿不好处理。”青连严肃地交代。

“不必怜惜他,上面捆得再紧也没关系,待会腿疼会让他忘了自己亲爹是谁。”

“再说他这人,—向硬气得很。哼。”

她捆罢麻绳,挨着青连伸手去按男人两条大腿。

只是那人腿上全是肌肉,腿宽顶上她两个手长了。

“你这样不行,我没法清创,你且骑在他身上,用尽全身力气按住腿部才行,不然他—脚就把我踹飞了。”

凤药咽了口唾沫,对这种事情闻所未闻。

她虽大胆,又—直做男子装扮,可现在要她骑在—个几乎全赤的男人身上,如此不雅,实在做不来。

青连低头未看她,却也知道她心事。

“今日这事,你知我知他知,不会再多传—个人。我知你顾虑,请务必帮这个忙。我答应你,将来不管你有何所求,我也帮你—个忙。”

小说《三年大旱,我把自己卖给了人贩子又叫什么名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三年大旱,我把自己卖给了人贩子又叫什么名字》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