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逸站在一个木屋前,他的目光一直在闪烁,表情看起来有些不自然,眼睛当中似乎还有一点儿泪光。

在庄逸的面前站着一个中年女子,她的手里拿着的是庄逸刚刚给她的那块紫色玉石,她的眼睛有些湿润,想哭却又没有哭出来。

“我父亲呢?”女子的声音有些哽咽,一滴泪更是不受控制地留下来,答案什么的她早就猜到了,以前她的父亲每年都会来看她,但是这三年她父亲却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这不是出事了还能是因为啥?

“杨爷爷他……”提到杨毅,庄逸的眼泪也忍不住了,他的声音也变得呜咽,“他,死了。”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是这个字,女子的眼泪还是不受控地往外流,但是她却没有哭出声,只是把头扭到一边,任由眼泪往下落。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女子的身后,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将她抱住,他的表情也很沉重,看着女子的眼中满是关怀。

女子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庄逸,努力在脸上挤出微笑“你刚刚叫我父亲爷爷是吗?我父亲和你关系很好是吗?”

“嗯。”庄逸重重地点了点头,一想到自己的事情,眼泪就更加不受控制了,“我是一个孤儿,是杨爷爷收留了我。”

“好,我明白了。”女子极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但是眼泪根本就止不住,“你都,叫我父亲爷爷了,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要是没有地方去的话就在我这里住下来吧。”

女子的声音更加哽咽了,说话都做不到流畅。

“嗯!”庄逸点了点头,他没有犹豫,他在外面一个人流浪了三年,现在他只想有一个家。

幻天离和石古站在几十米外的的树枝上默默看着庄逸三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知道庄逸跟着那个女子走进屋里关上了门。

幻天离抬起头望向天边,不知何时晚霞已经铺满天幕,他们真的是找了很久才找到啊。

“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为什么感觉很多人知道,却又感觉没有几个人知道?”幻天离转过头向石古问道。

真的很奇怪,紫琼山他从来都没有听人提起过,但是身为凡人,信息获取渠道非常有限的庄逸却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按理来说不应该是传播很广才会让庄逸这一个凡人知道吗?

但是事实却是这个地方就连地图都没有标记出来,来的路上他沿途去几个城市问过了,不是刻意不标出来,就是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这就很奇怪,如果这个地方知道的人很少,那庄逸又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

这个问题幻天离不是没有问过庄逸,但是庄逸不愿意说,而且看起来是因为提起这件事他很难过,所以不想提起。

“这个地方知道的人真的很少,而且知道的基本上就住在这里了,不会出去说,出去的大多也不愿意破坏这里的宁静,所以基本没怎么在外面传播,所以知道的人很少,除此之外……”

石古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紫琼山的山顶,眼睛微微眯起“而且这个地方看起来真的没有那么简单,紫琼山的山顶从来就没有人能上去,紫琼山存在的时间也从来没有人能探究出来,主要是没有人刻意记录过紫琼山的存在。”

听完石古的话,幻天离也转头看向山顶,但是看起来山顶很普通,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

“看是看不出来的,你要是有兴趣的话等会儿可以自己去看看,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就是上不去,我也试过,做不到。”说完石古苦笑了一声,“而且到现在也没人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庄逸他是怎么知道的我就不知道了。”石古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那个木屋,眼睛微微虚眯,“但是我知道那个木屋住的是一个影杀成员的女儿女婿。”

听到影杀这两个字幻天离又一次愣住了,猛地回过头向那木屋看过去,他对影杀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毕竟差点儿就要了他的命。

木屋的主人和影杀有关,而影杀专门找的就是木屋的主人,那么庄逸是不是和影杀有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