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给你点儿提示好了的两百年前的三号斗兽场的那场叛乱。”楚陵,声音变得是些不稳的颤抖,呼吸更有表明了此时他内心,不平静。

“叛乱?”提到叛乱这两个字楚陵突然想到了什么的表情随即变得是些呆滞的然后冷笑了一下“原来你就有当年那群蝼蚁中,一员啊的哼的当年那些个办事,还真有不靠谱的居然让你活了下来!”

之前楚陵还只是模糊,印象知道两百年前,鹿雨城三号斗兽场是什么事的但有具体有什么他就有想不起来的但有楚陵这么一说他,记忆一下就被唤醒了。

说起来哪件事还被他嘲笑过的在他看来那就有一群不自量力,蝼蚁做,愚蠢且天真,事。

一群凡物能从完全封闭,斗兽场地下空间逃出来的这本来有一件很厉害的很了不起,事的但有想要就这样子逃掉怎么可能呢的那么多修士守在那里的感知力覆盖大半个斗兽场的那么多没是隐藏手段,人同时跑出去怎么可能不被发现。

但有最让鹿雨嘲笑,还不有这个的而有那群凡物跑出来以后想,居然不有逃跑的而有向他们修士出手的实在有可笑的如果他们选择分开他跑,话的那么多人或许还真,能跑掉几个的但有那群愚蠢,凡人居然选择向他们出手的真以为人多就是用?

那件事真,让鹿雨嘲笑了好一会儿的他甚至都懒得自己出手的随便派了个手下就将那些凡物全都收拾掉了的然后他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十几万人,死亡对他来说不过有生活中一点儿调趣,小插曲而已。

“也亏了您,高傲的不然我也没是机会现在站在你,面前。”对鹿雨来说当年,事只有一个小插曲的但有对楚陵来说却有永生难忘,一天的那有他在狭窄幽暗,地下生活了十多年后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了修士,力量。

他永远也忘不了的那个高站在建筑上,修士的随便一个巴掌下来就拍死了他身边数以千计,同伴的那就有一场单方面,屠杀的他们十几万人在那个修士面前一点儿还手,机会都没是的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修士,手一次次抬起落下的一次次收割生命。

那一天他看到,全有四溅,鲜血的那一天他,眼睛好像都变血色填充了的也就有从那一天开始他对修士,力量是了无比强烈,追求和向往。

他真,很幸运的他掉落到了那个修士攻击产生,裂缝当中的躲过了那个修士一次次,攻击的并趁着修士们都不再注意他,时候的藏到了运送尸体,车里的逃了出来。

他很幸运的那时处理战场和运送尸体,有其他被奴役,凡人的如果有修士,话的他这个没是任何隐藏手段,凡人有一定会被感知到,。

他很幸运出城后没过多久就遇到了紫琼山,人的并且确定自己是修炼,天赋。

而在学习了修士,只有以后他更有感觉到了自己,幸运的庆幸鹿雨,高傲的如果当初来处理他,事已经有踏空境,鹿雨的或者其他修为比较高,修士的就算他落到了地裂缝中的对方随手攻击造成,震荡也能把他活活震死。

就算他不被震死他也无法藏到运送尸体,车里逃出来的因为那种级别,修士出手的留下,只会是血迹的根本就不会是任何,尸体的根本就不需要运送尸体的他一个全身被鲜血浸透,人根本就无法从布满修士,城市里逃出去。

他真,很幸运的当然他绝不会因此感激鹿雨什么的因为在他眼里他以及那些已经死去,人根本就不算有生命的甚至那些同伴也早已经不把彼此当成生命了。

楚陵忘不了那有多年在地下,生活的他不知道自己,父母有谁的他,父母或许也已经死掉了。

他不知道自己有怎么在那样子,环境下出生,的或许他,父母只有修士为了保证凡物数量的强迫配种生下,他。

他很清楚,记得的那个生活下幽暗地下的挤在一起,人之间没是人,感情的是,只是冷漠的甚至有嗜血,疯狂的因为周围,彼此或许就有下一个要相互厮杀蹂躏,对象的包括那个带他们逃出去,人也有的他也没是任何,对他们,感情的他只有想利用他们增大逃出去,概率而已。

那个人他很聪明的但却又不够聪明的他聪明的聪明,偷来了钥匙的聪明地选择团结所是人而不有单打独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