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熊岭。

瓶山便在其中,犹如一只嵌入大地的瓶子。

惊为天山。

实乃人间奇迹。

林中,一道衣着破烂的道人正踏步而行,脚踩低矮灌木,身轻如燕地飞掠而过。

“按照老乡们说的信息,陈玉楼和罗老歪已经带着手下人来到老熊玲了。”

经历一些变故后,陈玉楼终究还是和罗老歪走在一起。

一个是卸岭魁首,一个是军阀头子。

倒也契合。

老熊玲山高林密,哪怕是有本地人带路,依旧免不得要迷路。

但陈玉楼等人只被带到瓶山脚下。

是夜,陈玉楼发现野猫撕咬站尸耳朵,便一路追进密林中。

却见有更大的野猫出现,他吓得冷汗直流,惊悚骇然地躲着,后悔没带枪出来。

他正想离去,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便逐渐神志不清起来,隐约间瞧见一只硕大的老鼠爪子朝他抓来。

恰逢此时,有三道人影顺势而出,挡在陈玉楼面前以魁星踢斗吓退狸子。

狸子本想跑,却被一身暴喝吓得定住身形。

“妖孽,哪里跑!”

一道如炸雷般的声音忽然响起,直接在狸子的耳边炸裂开去。

震得它神魂颠倒,连站立都困难,跌倒在地,惊骇欲绝。

“若非贫道早来一步,你这妖孽岂非要害人性命了?”

秦辰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冷声喝道:“死!”

手中木剑扔出,附着一点道气在上面,木剑便是神兵利器。

狸子早被震得不能动弹,被秦辰一剑穿破身体,取了性命。

众人:“……”

秦辰的手段震得他们半天才回过神来,久久都不能平复下去。

陈玉楼不用提,若非鹧鸪哨三人相助只怕早已魂归地府。

鹧鸪哨三人虽身法轻盈不凡,鹧鸪哨的双枪法更是准得惊人,但与秦辰比起来高低立判。

“兄台何许人也?”

狸子死后,鹧鸪哨几人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警惕望着秦辰。

生怕秦辰也给他们来一剑。

“贫道秦辰,见过诸位!”

秦辰捡起木剑,清理着上面的血迹,但鹧鸪哨几人却是害怕不已。

见此,秦辰不由微微一笑,“诸位不必担心,贫道只诛妖孽不会滥杀无辜。”

鹧鸪哨几人这才稍稍松一口气。

他收起双枪,朝秦辰拱手道:“在下鹧鸪哨,这是老洋人和花灵,他们两个都是我师弟师妹;至于这位乃是此中受害者,我们也不知其身份来历。”

一边介绍起来,鹧鸪哨一边暗暗打量起秦辰。

他虽是道人,但却属四大摸金门中搬山一脉,与正统道门不一样。

同时,鹧鸪哨还闻到陈玉楼身上带着的一丝泥土腥味。

作为同道中人自然明白。

但他并未点破。

搬山道人只求丹而非财,这点在整个摸金道上都是出名的。

秦辰点点头,“鹧鸪兄,贫道观你也是道人打扮,莫非也是道门中人不成?”

鹧鸪哨神色微动,解释道:“我祖上传的,比不得道长,还未请教道长大名?”

“贫道秦辰。”

秦辰继续说道:“山野路滑,鹧鸪兄你们还是不要在山上转悠了。”

以他如今的实力,即使不和鹧鸪哨、陈玉楼他们联手也能进入瓶山。

“多谢相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